据报道,说到全国政协委员李毅中,很多人都能依次数出他的职位:中石化董事长、国资委副主任、安监总局局长、工信部首任掌门。而这个经历,是他在十年间就完成的。

李毅中:新能源车市场化靠技术进步 4G市场化在于终端

李毅中献计新能源车

从工信部部长的职位退下来后,李毅中现在的职务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经济联合会会长。面对记者的话筒,李毅中将如何说起他曾经的故事?从领导岗位卸任两年,李毅中对中国经济又有什么样的看法?以“讲真话、讲实话”闻名的李毅中还会想以前那样直言无忌吗?今天的对话当事人,我们走近李毅中。

2012-03-13作者:佚名来源:中国广播网

说到全国政协委员李毅中,很多人都能依次数出他的职位:中石化董事长、国资委副主任、安监总局局长、工信部首任掌门。而这个经历,是他在十年间就完成的。

从工信部部长的职位退下来后,李毅中现在的职务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经济联合会会长。面对记者的话筒,李毅中将如何说起他曾经的故事?从领导岗位卸任两年,李毅中对中国经济又有什么样的看法?以“讲真话、讲实话”闻名的李毅中还会想以前那样直言无忌吗?今天的对话当事人,我们走近李毅中。

3月9号,66岁的全国政协委员李毅中在政协全体会议上做大会发言,强调“工业转型升级要有忧患意识、不能时紧时松,更不能半途而废”,话语中仍然听得出那份威信和力度,这是他一以贯之的姿态。而在会场外,李毅中的个子不高,很瘦,走起路来身体微微前倾,在采访中,你并不容易把他和“铁腕”、“强硬”这些形容词联系在一起。只要不是个人问题,李毅中都畅所欲言。从新能源汽车到3G牌照发放,这些他曾经历的,至今仍然如数家珍。

记者:我们组建大型的稀土企业集团现在是怎样的方案和框架?

李毅中:稀土也是一个热点,我国的稀土藏量很丰富,中东有石油,中国有稀土。存在的问题,就是无序的发展、加工过程的粗放,所以我们经过一年多的调研,国务院出台了这方面的要求,加强稀土的管理,稀土行业开始得到了整顿和治理。

就在两年前,在李毅中的推动下,稀土行业乱象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,国家推出规划,促进稀土企业的兼并重组。而两年后的今天,当记者提到稀土,李毅中的回答里,显然仍关注着重组工作的每一个进展。

李毅中:据了解,它的产地一个是内蒙包头,一个是江西赣州,还有其他几个地方。总之要选择几个企业集团、龙头骨干,把宝贵的资源利用好,当时我在任的时候,我们这个规划是希望三年之内,现在已经过了一年了,希望能够尽快的组建起来。

记者:谈谈新能源汽车方面?

李毅中:这个谈的很多了。新能源车肯定是我们发展的战略方向,重点应该是电动车。那么电动车的发展规划已经做出来,我觉得首先就是要解决发展的技术问题,首先要靠技术创新。

就在两年前,李毅中推出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,电动车最高六万元的补贴,将这一新生产业推向了市场前端。而两年后的今天,电池、电机、电控,这些专业术语,他仍然可以脱口而出。只不过,相比短期性的政策性补贴,李毅中现在更加强调科技攻关的重要性。

李毅中:一个行业、一个产品靠财政补贴是难以为继的,这是一个短期的行为,最根本的要靠技术进步,把电动车的成本降下来,售价降下来。关键是技术攻关不能各自为战,低水平重复,要组织行业攻关、组织国家队攻关,这样把难点攻下来以后,它才能够商业化、市场化。

记者:有人说3G咱们中国落后了,但是4G是领先的,您怎么看?

李毅中:对,我们3G是很艰难的爬坡,可能有13年了,那么4GTD-LTE是3GTD-SCDMA的延伸,所以它有基础,而且制式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,速度会快一点。现在的进展就是正在进行商业化、产业化的试点,还需要一个市场化的问题,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,我记得我在位的时候说三、四年,现在过去一年多了,还有两年、三年吧!

就在两年前,作为3G牌照发放的主政人,李毅中曾频繁表态要加快3G业务创新和推广应用,并逐步向4G过渡。而两年后的今天,除了乐观看待4G市场的前景,他还欣然给出了明确的建议。

李毅中:市场化最大的困难我觉得还在于终端,因为网络消费者是看不到的,但是网络搞好以后,你这个手机终端或者其他终端,它的质量、功能、款式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,消费者正是通过它终端的使用,才能够体会到4G的好处。

采访结束后,李毅中主动握手道别,有记者要求交换联系方式,他也没有回绝。这时,你也许会联想到去年两会上,李毅中曾经说过的话:”也许以后不做什么具体工作了,但真话总是要讲的”。

2012-03-07作者:佚名来源:中国网

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原工信部部长、中国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6日做客中国网视频访谈时表示,发展新能源电动车,政府的鼓励政策要跟上,科技攻关要加速。

李毅中谈到新能源车时表示,新能源车特别是纯电动车肯定是我们发展的战略方向。刚才我讲到,我们开始起步了,但是我觉得力度还不够。其中一项就是在技术创新上的难题,电池、电机、电控。电机因为是电动机,要把稀土金属,如钕、铁、硼,用到电动机的转子上永磁电机,这样体积缩小、重量减轻、效率提高,这个我们正在做,而且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效。

电控就是电子技术用在汽车上,这方面也有很多问题和难题,但是也在攻克。最难的是电池,因为电动车关键是电池,要把平常的发电通过电池储存起来,在使用的过程当中释放出去,所以要求电池高效率、重量轻,现在按照我们的技术水平还达不到商业化和市场化,我举几个数字,我们现在电池的水平每充一次电能跑150公里,够短的了,跑150公里北京还没出来又得去充电。但是我们的要求,我们电池的强度是什么呢?每公斤的电池能量是0.1度,但是我们要消耗多少电呢?消耗20度电,每公斤0.1度,要消耗20度,电池重量200公斤,所以给商业化、市场化带来了很多问题。就是一定要提高这个电池的技术水平。现在比较先进的技术,就是用金属锂,变成锰酸锂、磷酸铁锂。我们国家的资源不成问题,但是各个汽车厂家各自为战,低水平重复,说起来成果都有,但是我们不能商业化,要组织行业攻关,尽快把这个难题拿下来。

李毅中补充道,还有充电,一跑出北京没有电了,到哪里去充电?所以要建立相应的充电网络,现在正在委托国家电网公司在筹划,就像加油站一样那么方便,到哪里都可以加上。开始不可能遍布全国,首先在城市出租汽车、公用车、机场车,还有清洁卫生的车,首先是短途的使用,然后逐渐扩展这个过程。但是无论如何讲也应该加快,如果像现在我们这种规划,到2015年只占汽车产量的1%,形不成新的增长点,它要加快,这就带来了政策的问题。现在汽车电动车的政策最为显着的就是私人购买,在几个城市试点,一辆车补贴6万元,有的地方还多补贴一点。就算补贴10万,如果电动车的售价不能降下来,特别是它不能商业化、市场化,我看消费者没有购买的兴趣。买了以后上哪里充电?买了以后跑了120公里以后怎么办?所以又回过头来到了前面的技术进步,当然这个政策会起作用的。

但是我认为,任何一个产品不能靠国家补贴来打开市场,这是一个短期的,是暂时的,最根本的还是靠技术进步,还得靠其他一些政策。比如一些减免税政策,比如说一些优惠政策,现在我们买车摇号,电动车能不能不摇号?我们星期一到星期五限行,它能不能不限行?我们停车费很贵,电动车能不能停车免费?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政策鼓励。如果单靠买车补贴,我觉得社会上也有议论,有失公平,在这里不展开说了。

因此,发展新能源电动车,我觉得政府的政策要跟上,科技攻关要加速。同时,对现有汽车的节能,现在也有政策,节油每百公里耗油多少,低于这个奖励多少钱,这些政策可以鼓励我们汽车工业的发展,鼓励汽车工业的节能减排,有利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。

3月9号,66岁的全国政协委员李毅中在政协全体会议上做大会发言,强调“工业转型升级要有忧患意识、不能时紧时松,更不能半途而废”,话语中仍然听得出那份威信和力度,这是他一以贯之的姿态。而在会场外,李毅中的个子不高,很瘦,走起路来身体微微前倾,在采访中,你并不容易把他和“铁腕”、“强硬”这些形容词联系在一起。只要不是个人问题,李毅中都畅所欲言。从新能源汽车到3G牌照发放,这些他曾经历的,至今仍然如数家珍。

记者:我们组建大型的稀土企业集团现在是怎样的方案和框架?

李毅中:稀土也是一个热点,我国的稀土藏量很丰富,中东有石油,中国有稀土。存在的问题,就是无序的发展、加工过程的粗放,所以我们经过一年多的调研,国务院出台了这方面的要求,加强稀土的管理,稀土行业开始得到了整顿和治理。

就在两年前,在李毅中的推动下,稀土行业乱象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,国家推出规划,促进稀土企业的兼并重组。而两年后的今天,当记者提到稀土,李毅中的回答里,显然仍关注着重组工作的每一个进展。

李毅中:据了解,它的产地一个是内蒙包头,一个是江西赣州,还有其他几个地方。总之要选择几个企业集团、龙头骨干,把宝贵的资源利用好,当时我在任的时候,我们这个规划是希望三年之内,现在已经过了一年了,希望能够尽快的组建起来。

记者:谈谈新能源汽车方面?

李毅中:这个谈的很多了。新能源车肯定是我们发展的战略方向,重点应该是电动车。那么电动车的发展规划已经做出来,我觉得首先就是要解决发展的技术问题,首先要靠技术创新。

就在两年前,李毅中推出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,电动车最高六万元的补贴,将这一新生产业推向了市场前端。而两年后的今天,电池、电机、电控,这些专业术语,他仍然可以脱口而出。只不过,相比短期性的政策性补贴,李毅中现在更加强调科技攻关的重要性。

李毅中:一个行业、一个产品靠财政补贴是难以为继的,这是一个短期的行为,最根本的要靠技术进步,把电动车的成本降下来,售价降下来。关键是技术攻关不能各自为战,低水平重复,要组织行业攻关、组织国家队攻关,这样把难点攻下来以后,它才能够商业化、市场化。

记者:有人说3G咱们中国落后了,但是4G是领先的,您怎么看?

李毅中:对,我们3G是很艰难的爬坡,可能有13年了,那么4GTD-LTE是3GTD-SCDMA的延伸,所以它有基础,而且制式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,速度会快一点。现在的进展就是正在进行商业化、产业化的试点,还需要一个市场化的问题,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,我记得我在位的时候说三、四年,现在过去一年多了,还有两年、三年吧!

就在两年前,作为3G牌照发放的主政人,李毅中曾频繁表态要加快3G业务创新和推广应用,并逐步向4G过渡。而两年后的今天,除了乐观看待4G市场的前景,他还欣然给出了明确的建议。

李毅中:市场化最大的困难我觉得还在于终端,因为网络消费者是看不到的,但是网络搞好以后,你这个手机终端或者其他终端,它的质量、功能、款式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,消费者正是通过它终端的使用,才能够体会到4G的好处。

采访结束后,李毅中主动握手道别,有记者要求交换联系方式,他也没有回绝。这时,你也许会联想到去年两会上,李毅中曾经说过的话:”也许以后不做什么具体工作了,但真话总是要讲的”。

相关文章